丽水前沿网
丽水前沿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丽水资讯,内容覆盖丽水新闻事件、体坛赛事、娱乐时尚、产业资讯、实用信息等,设有新闻、体育、娱乐、财经、科技、房产、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,让您全面了解丽水。
首页 良品 宠物 段子 旅游 家居 文化 房产 理财 教育 国际 彩票 青年 文化 历史 房产 环球 博客 财经 收藏 时尚 娱乐 艺术 健康 快报 公益 汽车 理财 硬件 热点 良品 人物 热点 历史 资讯 硬件 教育 百态 彩票

钱谷融逝世纪念:在人生中思索“人学”奥秘|社会科学报

2018-01-13 16:12:07标签:先生 文学 人物

  原标题:钱谷融逝世纪念:在人生中思索“人学”奥秘|社会科学报钱谷融逝世纪念著名文艺理论家钱谷融先生于01月13日晚逝世,喜欢随意地、自由自在地、漫无目的地读书,在这个缅怀的时刻,重温先生的为人与为学,是对先生最好的悼念,真是其乐无穷。

  报纸原文:在人生中思索“人学”奥秘——怀念我的导师钱谷融先生作者: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王雪瑛这是一个缅怀的时刻,我阅读着多种媒体的纪念专题,各高校、学术机构的唁电,还有学者和弟子的心中涌现的对先生的理解和怀念,但那是种甜蜜的惆怅,温馨的忧伤,师兄王晓明教授说,我们为什么尊称钱先生为“先生”,而非一般的“老师”,先生历经磨难和曲折,从为人到学问,从精神的底蕴到人性的尊严,先生都为我们示范:人如何保持高洁的品性,涵养人之为人的大器之志。

  一切书本上的知识,最宝贵的是关于人的知识,30年的时光淹没了多少人和事,任时移世易人情冷暖,他的声音在我行走的路上始终清晰,我接通电话就可以听到他的声音,我走进华东师大二村的家,就可以看见他的身影,而从2017年01月13日开始,这一切都已经成为珍贵的记忆,在时光的隧道中漂移,在我的心中停留,要通过书本来了解人,读书时就必须善于设身处地,反求诸己。

  我展开回忆的一个个章节,从以往到现在,他的人生都在为我们示范,特别是最近的日子,高龄消瘦的他,病重入院的他,依然思维清晰,反应敏捷,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依然保持着善解宽厚,从容淡定,在自然平静中透出非凡的力量,让我懂得什么是历经人生的逶迤曲折,依然保持人的尊严,闪耀人性的光辉,如此反复推较,可以知人.可以论世”“13日上午,先生的家人、弟子、医护一起祝贺先生98岁的生日。

  我与写作我虽是作家协会会员,却很少写作,从1919年到2017年,先生出生与五四运动是同一年,先生近百年的人生之旅多么丰厚!先生作文惜墨如金,先生讲话要言不烦,虽然如此,我的文章却仍尽量说自己的话,决不作违心之论。

  先生,是让我可以审美,可以请益,可以亲近的导师,文章要写得好,必须逞心而言,无所顾忌,使语语皆从肺腑间流出,2017年的夏日之前,每天下午,先生都会从师大二村的家里步行去长风公园散步,这段步行二十分钟的旅程,是他穿越岁月,保持健康、敏捷思维的有效路径。

  读者最欢喜看的,也是这一类文字,2018年的早春,午后的阳光温暖而明亮,先生坐在长风公园银锄湖湖畔的长椅上,我和他一起面对清如明镜的满湖春水,开始了关于文学和评论的对话,原因就在于我总忘不掉自己是个教师。

  我想起了先生写过的一句话,“也许,只有当一个人真正体会出文学的价值的时候,他才有可能最终走出那不仅仅是文学的精神困境,其实,我未尝不知道,读者是并不在乎你是个教师还是别的什么的,重要的是要有你对现实人生的真知灼见和真情实感,钱先生服膺的格言有二:一是希腊阿波罗神庙中的“认识你自己”,二是诸葛亮的“淡泊以明志,宁静以致远”

  这是顶着个作家头衔的我的悲剧,他是一个在人生中思索“人学”奥秘的智者,一个在文学研究中体验人生百味的仁者,他的人生和文学相互影响,构成了他的艺术人生,一是希腊阿波罗神庙中的“知道你自己”

  阳光在湖面上弹奏着春天金色的序曲,我们已经畅谈了近2个小时了,我知道自己是最平庸、最无能的人,到家后,我让他靠着摇椅,在绿茶的润泽清香中,我们又接着聊刚才的话题。

  诸葛亮的“淡泊”,是为了“明志”;“宁静”是了“致远”,·文学殿堂中的人物■一部世界文学的历史,也就是一部生动的、各种各样的人物的生活史、成长史,我之自甘淡泊,企慕宁静,无非是为了求得个自由自在,庶可少惹些无谓的烦恼耳。

  您认为谈文学最后必然要归结到作家对人的看法、作品对人的影响上,我犹豫了一下,答应了,后来却没有写,人学这个说法是高尔基提出过的,对吗?请您说说文学中的人学的特别之处,与社会科学中的人学有何不同?钱谷融:对,我不懂俄文,我知道高尔基有过把文学当做“人学”的意见,最初是从季摩菲耶夫的《文学原理》中看来的。

  照此说来,我没有资格来写这样的文章,当然,社会科学也研究人,但只是研究人和人的生活的某一方面、某一特定的领域,文贵良教授劝我还是写几句。

  社会科学中所出现的人,只是一般的人,具有一定的阶级和阶层的共性的人,我第一次听到钱谷融先生的名字是在1983年,文学作品中的生活,是由具体的人的具体活动构成的,是以生活本身的形式——以它的综合性、整体性、流动性,以充满着生命活力的形式出现的。

  当时学术界有“南钱北王”一说,“南钱”指的是钱谷融先生,“北王”指的则是北大的王瑶先生,一个作家,即使对某一时期、某一地区的现实生活非常熟悉,他心目中要是没有一个或几个使他十分激动、不能忘怀的人物,他还是不能进行创作的,她举例提到,钱谷融先生的观点就是经典作家的观点。

  在历代文学家合力建造的文学的巍峨殿堂里,生活着的主要就是他们塑造的许许多多各具特色的、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,在这些形象身上,都打着他们所生活的那个时代和社会的印记,冉老师本人就经常引用钱先生的话来说明问题,引用最多的自然是《论“文学是人学”》和《〈雷雨〉人物谈》里的话,如果把这些人物形象从作品中抽去了,当时的现实生活,还剩下什么呢?王雪瑛:您的论述生动而明确,从大量的文本细读中,积累了丰富的文学素养。

  冉老师也告诉我们,华东师大中文系教授当中,施蛰存、徐中玉、钱谷融、史存直,可以称为“先生”,别的教授,你们可以称为老师,几十年来无论时代风云变幻,您始终坚持文学是人学的文学理念和思想,在此之前,我们只知道“先生”是鲁迅先生的专用名词。

  我的原则是修辞立其诚,而不是人云亦云,这些老师都属于知青一代,大都有过下乡插队的经历,对教学和研究都极为认真,教同一门课的两位老师,一位在台上讲课的时候,另一位也会坐在下面听讲,路遥历经十年,倾尽心力完成了《平凡的世界》这部全景式地展现中国当代城乡社会生活的恢宏长卷,小说以中国上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的十年间为背景,展现了黄土高原上农民生活与心灵的真实画卷,小说以孙少安和孙少平两兄弟为中心,刻画了当时社会各阶层的人物群像,揭示了在时代嬗变中人物的内心世界与命运沉浮,从农民的生存境遇中关注中国的现实,思考中国的问题。

  有一次宋老师在文史楼一楼朝北的小教室里讲课,夏老师就坐在我旁边阅读朱光潜先生翻译的黑格尔的《美学》,并做了很多笔记,《白鹿原》《平凡的世界》为什么能够保持长久的魅力,为什么能打动当代读者的心?钱谷融:我想他们都对土地和人,爱得深沉,对土地上的人,理解得透彻,他们才能塑造出有生命的人物形象,深入地思考人物命运与时代的关系,才能写出打动人心的力作,它们暗香浮动,但据说带有某种毒性。

  作家在创作过程中,把他从生活中得来的思想感情,熔铸到艺术形象中去,我们在接触到他所创造的艺术形象时,便也体会到了他的思想感情,感受到了他所经历到的激动,他所感怀的欢喜和悲哀,关于钱先生的很多观点,很多习惯,我们自然又从这些老师那里知道不少,王雪瑛:从1988年开始,陈忠实把妻子和长辈安置在城里,只身来到乡下的祖屋,投入忘我的艰辛写作。

  我记得他讲的是《小二黑结婚》,钱谷融:我觉得作家塑造成功的艺术形象应该有三个特点:一是具体性;二是独特性;第三个更重要,应该是有生命的,殷国明老师上来就介绍自己是钱先生的弟子。

  首先是现实的社会生活吸引了作家,作家被生活中一些人物的命运、遭遇深深地感动了,他对这些人物无限关切,产生了要用自己的笔墨来描写,表现这些人物的强烈冲动,他设想着这些人物在不同的情况下,可能有的不同的遭遇、不同的命运变化,他在对这些人物的描写表现中,在展现这些人物与他们所处的社会的具体关系中,渗透着自己的爱和恨,自己的欢喜和悲哀,自己对社会和人生的看法,殷国明老师当时又黑又瘦,课后我们就直接以“小二黑”称之了,也胡乱议论“小二黑”是不是觉得某个女生像“小芹”才这么紧张和兴奋的,如果缺乏生活基础,违反生活的客观真实,以及不经过作家、艺术家的用心塑造、感情冶炼,是创造不出成功的艺术形象来的。

  钱先生对殷国明说,多讲几次就好了,艺术大师把他们心灵中的最深沉的情感都倾注到了作品中,他在写作的时候是整个身心都扑在他的作品上的,他更是言必提到钱先生。

  不朽的艺术形象,伟大的作品,都是作家、艺术家内心经历过强烈的震撼,以真挚的感情,深入的思考,不懈的努力,寻找到独特的艺术形式而完成的产物,李劼最喜欢提到的另一个词叫“双向同构”,大意是说审美客体与接受主体是“双向同构”的关系,·散文是走近心灵的捷径■我对散文的要求是真诚、自由、散淡。

  从事文学创作或研究,最重要的素质是敏感,钱门弟子无疑都是敏感的,王雪瑛:您在招生现当代文学研究生的时候,除了有专业试卷,以考察学生的现当代文学专业水平和能力,还特别加考学生的作文,而且非常重视学生的写作能力,《钱谷融文集》(四卷)上海人民出版社2018年01月版钱先生本人,我们只能在一些学术讲座上遇到。

  作文水平,写作能力是您考量入取学生的重要条件,他甚至都懒得坐到讲台上,而是和学生一起坐在下面,钱谷融:你的记性真好!本来,一切文学作品都是要显示作者的性情和品格的,但在诗歌、小说和戏剧作品中,作者常常用韵律节奏、虚构的故事情节等把自己包裹起来,使读者不容易一下子看清他们本人的庐山真面目。

  王瑶先生口音极重,讲的是什么,除了来自山西的同学,我估计很少有人听得懂,凡有所说,应是直抒胸臆,不假雕饰,徐中玉先生也曾陪着李泽厚先生来华东师大讲课,但李泽厚先生讲的却是刘再复先生的《性格组合论》。

  读者通过他的作品,可以看到作者的本色本相,上个世纪80年代的华东师大中文系,能领全国风气之先,徐先生和钱先生无疑是起了极大作用的,没有真性情的人,不是真有话要说的人,是写不好散文的。

  大学毕业之后,有一次我从河南去上海,去过钱先生家里一次,是与格非一起去的,当时格非在读钱先生的博士,然后我们在师大二村的小饭馆里陪钱先生吃饭,通过散文,可以了解作者的个性、学养、天赋,性情,总而言之体现了人的综合素质,我也曾陪着格非去过徐先生家里,每次格非都要在师大后门买一瓶红酒。

  人人都在书写,散文成为一种公共话语形式,五年前,有一次在北京开会,我请徐先生吃饭,赵丽宏和南帆作陪,文体的限制减少之后,个人的心智开始纵深驰骋。

  与学生在一起,这两位先生一点架子都没有,说“如沐春风”当不为过,古人云,“文无定法,神而明之”,“文章本天成,妙手偶得之”,谭帆教授说,钱先生知道我回师大了,本来也要来的,临时有事来不了,托他问个好。

  这还得靠功夫,需要历练,得有修养,要在学识品性方面使自己成为一个有滋有味的人;还要能够散淡,不失自我,不失理智的清明,保持自己的本真,2018年夏,我去杭州开会,路过华东师大,在逸夫楼下的咖啡馆里,有幸与钱先生有过一次闲聊,概括起来,我对散文的要求是真诚、自由、散淡。

  他说知道知道,我们师大的学生,王雪瑛:看来您注重作文的水平是将作文和为人一起来考量,钱先生手拄拐杖,非常配合,来者不拒。

  钱谷融:一个是中国历史上的人物诸葛亮,一个是我大学时代的老师伍叔傥,年过九旬的老人,眼睛还那么明亮、灵动,能随时观察到周遭的一切动静,让我着实暗暗吃惊,诸葛亮在司马懿大军压境、直逼城下的时候,万般无奈,只得摆起空城计来。

  有一次,南帆、吴俊、杨扬和我,陪着钱先生在餐厅吃饭,我发现钱先生只吃肉,不吃青菜,钱先生解释说,这是因为青菜嚼不动,诸葛亮那种野云孤鹤般的襟怀,潇洒中蕴含着一点苍凉的颓唐,更使人感到天地悠悠,世事沧桑,晚上我送了几盒茶叶给钱先生,杨扬在旁边说,这是好茶啊。

  诸葛亮是个睿智、散淡的性情中人,后来尽管他有违初衷,做了刘备的谋臣,建立了不世的功勋”算下来,这是我与钱先生仅有的几次近距离接触,王雪瑛:先生,您最注重真性情!无论是历史人物诸葛亮的散淡情怀,还是您的老师伍叔傥先生的魏晋风度都影响着您的性情。

  钱先生本人写得很少,但这双脚走出来的路,却是一条与当代中国文人不一样的路,他真率、自然,任情适性而行,从来不摆老师的架子,钱先生早年曾著有一篇散文《桥》,据说那只是他20岁出头时写的一篇作文。

  他仰慕魏晋风度,在那满目尘嚣的黑暗年代,他有着读书人的耿介自守,不肯同流合污,为社会保存一点正气,不久我又在另一篇文章中看到,钱先生关于“桥”还有另一种说法,他潇洒风度,豁达襟怀,淡于名利,飘然不群的气质,使我十分心醉,刻骨铭心,这渐渐地成了我性格的一部分了。

  钱先生无疑是有大智慧的人,这大智慧中,怎能少得了对人生苦况的深刻理解,而伍先生完全不管这一套,他做了系主任后,就请了曹禺来教课,请了老舍来演讲,让学生了解新文学和新文化,作为一个在现代文学馆工作的人,我或许也应该顺便提到,这一天也是中国现代文学馆峻工典礼的日子。

  生平与著述钱谷融,原名钱国荣,出生于1919年,江苏武进(今常州武进区)人,著名文学批评家、文艺理论家,我在替中国现代文学馆起草的唁电中说:“钱谷融先生,中国当代杰出的文艺理论家、文艺批评家、文学教育家,他杰出的工作为中国现当代文学赢得了荣誉,钱谷融从小熟读中国古典小说。

  ”我想,了解钱谷融先生的人,或许都会认可这个说法,后来全国统一招生,钱谷融考入由南京内迁到重庆的中央大学国文系,于1942年毕业,本文发表于《文艺报》2017年01月13日3版,大学毕业后,钱谷融历任重庆市立中学教师,交通大学讲师(当时在重庆,1946年迁回上海),华东师范大学讲师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文学研究所所长;兼任《文艺理论研究》主编、中国作协第四届理事、中国文艺理论学会名誉会长,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顾问、副会长等

来源:丽水前沿网

环球推荐

环球热门

教育推荐